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牧之
加入时间:2015-06-30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作者简介 牧之(本名韦光榜)布依族、贵州贞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诗人协会副主席、黔西南州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有各类文学作品在《十月》《诗刊》《民族文学》《北京文学》《天津文学》《山东文学》《山花》《海外诗刊》《贵州作家》《香港散文诗》《人民日报》》等全国各地报刊发表。著有《山恋》《心灵的河流》《依然如故》《馨香依然》《魂系高原》《心灵的遥望》《纸上人间》《风在拐弯处》《纳祥郎岱》《牧之诗歌选》等文学专著。 曾获 “韶峰杯”、“李贺杯”、“美文天下”等全国散文、诗歌大赛一等奖,第十四届中国人口文化奖,贵州第二届专业文艺奖等。

和高坡邂逅(组诗)

和高坡邂逅(组诗)

牧之(布依族)

在高坡,我和月亮有约

我的心,徘徊在高坡的月夜中
童年的月亮,还照在我记忆的地方

月光在草里,依然如故
微风吹过,拐了一个小弯
山坡上迎风而来的布依情歌
正在隐姓埋名,让我在端起的
酒杯中,把与生俱来的的那份乡愁
沉湎于思念高坡的千回百转

在高坡,我就是回到了故乡
和月亮的相约,就像我与布依姑娘的相恋
让一双眸子,都有佛珠捻动的忐忑
在一缕春光中,让一瓣桃花
道破溪水的流欢,满怀的心事

在高坡,我和月亮有约
而远方的另一扇门
正在我来时的路上,安放
年久失修的落日,之后
让高坡的山风,与布依的米酒
成为掠过秦月汉关的千古绝唱

在石门,怀想尘世的雪

迷茫中,尘世的雪
在向石门飘来
祖先们的生命演绎成了永恒
在天地间,在石门坎上
和瓦蓝的天空,与松树为伴
等岁月里的火焰,在晨光之下
摇曳成远方游子怀想石门的姿态

月光和风一起飘来
尘世的雪,自己回到了故乡
高处不胜寒的石门,有风吹的流云
和游子双手合十的祈祷
一起在高大的槐树下
与绵延的乡音把珍藏的酒杯
碰得热泪盈眶,乳名荡漾

在石门,不必回首尘世的那场雪
只需在深深浅浅的脚印里
找到丢失的童谣,逝去的回忆
那如十指连心的乡愁,会将隐痛
放逐在泥泞之上,止不住眼泪
就会和石门的山溪一起
在时光的羊肠小道,夜听
岁月的门环轻轻响起

和一尘不染的梯田相拥而泣

云朵,在高坡的梯田徘徊
我们,正在赶往高坡的路上
无尽的阳光,蔓合的芳草
和三月悠长的雨,让我们的双眸
与若即若离的春光,在高坡
和一尘不染的梯田相拥而泣

无家可归的雨,慢了下来
和那些逝去的时光,在高坡的梯田
与挂在树梢的炊烟对饮
雨,替我们说了密密麻麻的话
关于爱情、关于思念、关于远方
而杏花,在高坡的梯田边
白了一地,和云朵
叙说祖先的农事,四季的轮回

时光蹲在梯田里,像在等待
无家可归的人,我们只有向光阴低头
交出我们在旅途中凌乱的脚步
迷离的心境,然后,在风声中
在古道边,饮下我们在红尘的愧疚
和最后的落日,在高坡
再次和一尘不染的梯田相拥而泣

在红岩大峡谷

在高坡,群山汹涌
我们挨着峡谷的风,倾听
大地的心语,抹去鸟的悲伤
佛语从石头里蹦出来
那些身披石头过河的人
为结痂的伤口,点燃慈悲的火

一片风的辽阔,在红岩大峡谷
与涅槃的凤凰一起获得新生
生与死的边缘,我们在听
薄薄的鸟语,如何把没有度过的光阴
去为一场悲喜的风雪祷告
在潮起之处,在木鱼声里
为忘记来路的人,解绳松绑

跌入尘土,峡谷美的绝境
和我们的怦然心动,在暮色中
向岁月深处走去,等雨回归云朵
让她在高坡邂逅一场雪
与内心有惊雷滚动的人
在峡谷深处,在溅飞的泥泞中
看尘埃落定,看众生奔逃

在云顶草原,与苍天对话

置身云顶,草原铺向天际
那些飞向苍天的鸟,打开了
时光的隧道,我们迷失的归途
在云顶之上,有一路的寂然无声
等草木摇曳,等春风吹又生

空山新雨后,我们远离尘嚣
在云顶草原,让灵魂像云朵一样
驮着李白的将进酒,与君歌一曲
之后,回首草原的辽远
抱住明月的影子,以对草的深情
在时光的分水岭,完成与灵魂的对话

秋风起,草木抵住了最后的凋零
云顶草原,在寂静的无边里
有我们起伏的心,沧桑的脸
在万物有约中,和漫天的星光
豪饮高坡之上最烈的酒
咽下云顶草原最粗粝的风
然后,像蹒跚学步的孩子
与苍天对话,喊醒山那边的黎明
擦掉受伤的眼泪,等大风起兮云飞扬
抵达,云顶草原的永恒和寂静


在海龙屯(组诗)


·海龙屯畅想·

三十六步天梯 
步步惊心
九道关雄奇险
关关动魄

我来了 道藏于野
遍地喧嚣的疆域
躲在历史的反面抒写状子
任荣辱远走他乡
任虚无遁入空门

而此时 
400多年前的杨应龙
沿着岁月
把剩下的泪血洒尽
四面八方的痛
撞击着播州的山川
比如战马的嘶叫
比如战鼓的雷鸣
搅得我们至今
仍心神不定

海龙屯的时光
沧桑斑驳
几度朝霞
几度夕阳
不再与尘世纷争了
什么晴耕雨读
什么修篱种菊
看看丢弃在山野的马蹄印
就足够踩碎我们的一生

在海龙屯 蹲下来
我们不比一棵草高出多少
功与名浮在尘世
与我们渐行渐远

喧嚣后的海龙屯
忽隐忽现
我们还是收敛浮躁的篱笆
等待
播州远去的亲人们归来
如同
海龙屯缓慢的
暮鼓晨钟


·伫立绣花楼遗址·


此时 晚霞隐退
山川草木下嫁黎明
与杨二小姐有关的
战争 爱情 传说 痛苦 泪水……
挤满了哀思和倾慕

我只想安静的为她写一首诗
而战争与爱情
却各有各的算计

在绣花楼
杨二小姐被卷走的
情歌 爱恋 痛楚
习惯了绕行
旧了的时光
然后 
掩卷 挑灯 拂尘
着一袭霓裳
反弹琵琶
怀念一次次逝去的隐痛

再美的时光也不会回来
我想凌越岁月
而得道的高僧笑曰
鸟儿只要飞翔
佛主需要香火

风月依旧
而杨二小姐需要的
是不是 不染尘埃的月色
为自己 也为芸芸众生
疗伤 普渡
直到人间的悲苦
明亮 辽阔


·海潮寺·

不说尘世兴衰
海潮寺超度的亡魂
让我们用今世的孤独
挑破岁月的星光
看时间是否在播州倒流

沧桑的残墙断垣
斑驳的苔藓乱瓦
供我们还原记忆
阡陌纵横不深不浅
不再闪过硝烟与战火
但红尘已经消瘦
我们听见逝去的炮声
在祭奠播州一次次的阵痛

岁月频频泛洪
痛感在传递撕裂的血腥
而我们已如落英缤纷
将报春的雨帘挑起
与海龙屯的杜鹃
一起开放


·与杜鹃花邂逅·


一个女子在绣花楼
望穿秋水
绣在袖口两边的春风
被退去的绿意席卷

把酒问天
别致的风景
与杜鹃花一起
读海龙屯远去的背影
然后把故乡
与梦想埋藏

在海龙屯
与杜鹃花邂逅
锁在绣花楼的心
抽空了春天的色彩
不再扯不须归的斜风细雨
于是 河流拥抱夕阳
一面是深深的怀念
一面是淡淡的遗忘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